光明网图片库

与名家面对面|牟健为:为无人机遥控摄影立“规矩”

来源:人民摄影报 发布时间:2017-06-24

  为无人机遥控摄影立“规矩”

  国外航空摄影的最高境界是“空对空”摄影,但前些年国内很少有摄影师可以上飞机航摄。我作为军事摄影记者,在国家和军队的大力保障下,很荣幸登上战机航摄。我非常珍惜这些机会!

  孙振军:请简单谈谈你的生活经历和摄影经历?请谈一谈您是如何与摄影结缘的?与航空摄影的渊源和关系?

  牟健为:这与我的家庭氛围有关系,我的哥哥、弟弟和妹妹都是美术家,我长期受到形象思维和美学思想的艺术熏陶。

  我的新闻摄影素质是部队培养出来的。当年我是海军基层部队的电影队长,因为一年有60幅图片被媒体刊登,荣立了三等功,被调到军级单位当摄影干事。后又被调往解放军报社。三个月后,我被派到中越边境担任军报驻老山战区值班摄影记者。

  在强国强军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未来战争“制空权”的重要性,作为摄影的“制空权”,也是同样重要。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我国航空摄影的条件有限。国际上,人们把“空对空”航摄作为摄影的最高境界,就是坐着飞机拍飞机,即航拍战斗机战术飞行和特技飞行。而那时中国的“空对空”摄影几近为零。所以,当我作为海军航空兵摄影记者登上战机,航摄刚刚装备我军的歼八飞行编队执行首次南海巡航任务时,就很明确地意识到:中国摄影师弥补“空对空”航空摄影“几近为零”的时刻到了。1992年,我第一次完成大规模“空对空”航摄中国战机大型编队飞行任务。

  孙振军:您曾多次穿越生死线并参与敌后捕俘作战,这些战地拍摄经历,给您日后从事航空摄影奠定了怎样的心理素质?

  牟健为我经历过许许多多惊险的拍摄任务,但真正体验生死,还是在老山前线的拍摄经历。人近距离过生死鬼门关,会对生命的意义有发自心底的理解。

  航空摄影面临的艰难困苦和老山前线的苦大不相同,老山面临的是战争的残酷、战场环境的艰苦。而乘歼击机航摄对于一个陆地上生活的普通人来说,会超过人能够忍受的极限。我共乘歼击机翻江倒海32架次,一次也没呕吐在机舱里。

  牟健为在老山前沿阵地采访

[责任编辑:赵金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