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图片库

与名家面对面|牟健为:为无人机遥控摄影立“规矩”

来源:人民摄影报 发布时间:2017-06-24

  飞行无小事,一切都与生命相关。在我的军事摄影和航空摄影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还是体会死亡。

  孙振军:在您的军旅生涯和航空摄影生涯中,经历过火险水灾、冲越生死线、拍摄过国庆大阅兵、随舰周游世界、中美撞机等等重大事件,其中有哪些经历令您难忘?

  牟健为在我的军事摄影和航空摄影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还是体会死亡,我曾多次经历“前进一步就要死”和“随时都会死”这样的惊悚时刻。

  在进入老山前沿阵地的“百米生死线”前,我看到了敌人火力封锁的野战场面,看到当枪弹炮火猛烈射来时,迎面跑来的战友被打倒,那真是“前进一步就要死”。

  在中国舰艇出访编队访问法国前往意大利途中,在“世界海洋死亡之角”比斯开湾,遭遇强低压冷涡气旋袭击,强度达到12级台风。在惊涛骇浪中,我冲向顶层甲板,艰难地抓住可抓的东西,面对随时都有被巨浪卷入大海的危险,记录下了军舰在巨浪中的惊险一幕。

  真正让我感到恐惧和无助的是,那次随侦察兵深入敌后捕俘作战,完成任务后返回的夜晚。我和年仅18岁的警卫员,穿行在异国他乡阴森恐怖的丛林沼泽地里,道路异常艰险。入夜,面对杀机四伏且布满地雷的敌占区,我意识到: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随时会被俘!于是,我把自杀式手雷拉开了保险……天亮前,我俩浑身是伤血返回我军阵地。凭借这组《捕俘战斗》照片,我获得“首届全国十佳新闻摄影记者提名奖”。

  孙振军:根据您的航空摄影经验体会,谈谈作为一名航空摄影师如何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

  牟健为:航空摄影中意外和危险常常会有,如何保护自身的安全,这个问题与整个飞行任务的所有细节相关联。飞行无小事,一切都与生命相关,不管哪个环节出问题都会是灾难性的。比方说:飞行前必须进行理论学习和座舱实习。理论学习包括背座舱图。那么多仪表、把手、开关,啥作用?啥功能?必须会画会答。这对一个门外汉来说,真是难上加难,可过不了考试,就别想上歼击机。还有座舱实习,就是驾机的飞行员带着我坐进歼击机座舱,讲规则、讲操作、讲飞机性能以及跳伞规则,逃生过程就是体会死亡的过程。总之,能够想到的危险,都要有逃生预案。但是,危险并不告诉我们会发生在什么时间和环节。所以,我们只能尽量做好准备,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了。

  孙振军:请讲述一下国际航空摄影的历史和现状走向?我国与国际发达的航空摄影,就现状而言有哪些异同之处?

  牟健为国际航空摄影史从人类发明航空器之后就已经出现了,航空影像文化距今已有130多年的历史。国际发达国家因为国情不同,他们对于航空管制相比较国内来讲比较宽松。在国外只要有钱就可以租到飞机或者自驾飞机进行航拍。摄影师自身认为这个题材足够重要,就会选择用航拍,特别是拍摄名山大川、城市名片这些题材。但我们有国家和军队的大力保障,我拿着当时世界顶级照相机,拍的是中国最先进的战斗机,编队飞行的是训练有素的王牌飞行员。为我开飞机的也是部队中的尖子,飞行时间都在2000小时左右,军衔都在上校以上。为保障一个摄影记者的照相任务,动用数十架战机、众多兵力、数个保障机场和备降机场,这是中国航空摄影师的优势!

  在通用航空的开放性以及拍摄器械的先进性上,我国与国际发达国家相比,有一个从望其项背到并驾齐驱的发展过程。中央电视台有一档《航拍中国》节目,在这个节目中所呈现的影像画面,将我国的航空摄影技艺水准发挥到了极致。随着我国低空开放的节奏和通用航空事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无人机出现在重要拍摄活动中,使得我国整体航拍水平上升到了新的层面。中央电视台的直升机航拍机队、新华社摄影部的无人机航拍机队以及新华网的无人机现场直播车等有生力量,带动着中国航空摄影整体实力的加强。

  完成乘歼击机空对空航摄任务的牟健为

[责任编辑:赵金悦]